cpicture.jpg  

(圖片摘自網路)

 

翻起大學時代的筆記,唯一沒收起來的那本;什麼史學專書的早就封箱很久了,大熱天也很難再挖掘出土,就這本了。

 

這 本皮厚、便於書寫,筆記有一半是部落格的手寫草稿,記載了當年大學畢業到剛考上研究所那年暑假心境的轉折,雖然部落格的文章早就刪除了,反倒第一手的史料 還留著,數位化果然有著泡沫般的浪漫;看著日期,考試這檔子的事,晃眼間隔五年了。五年前就已經不年輕了,何況五年後,思考的重心也不再那麼個人主義了, 更多的時候,則是反映集體的焦慮與對未來的不信任投票而已。

 

考試書寫申論的過程很愉快,書寫的內容很悲哀,這才知道單純的念書那段時候有多開心,書本的小世界有多溫暖;不過大概回不去了,念書之前先看看算盤,有多少時間、多少預算、投資報酬率有多少,風險管理與停損點的設定這些勢利的想法油然而生,念書的本質倒是被稀釋了大半。

 

也是一種機緣,在考完湊巧碰到展覽:民初文人學者書跡展,遇到幾個曾經在大學上看到熟悉的名字,那個年代比現在還更加的動盪、那些人卻比現代還更加的熱血而純粹,而且,那些往來書信的字跡比現代電腦的印刷打字還要工整、甚至更加漂亮 (挫折跪)。

 

手稿是好物,五年後我的字跡更糟了,至少五年前頂多是雀躍的狂草,而今卻是一點都不淡定的出草,像是焦躁的小丑,任憑時間紊亂的燃燒。

 

PS節錄筆記手稿一段:

1895.5北洋艦隊全敗,威海衛淪陷,定遠號沉沒、鎮遠號被沒收 (筆記記錄日期11.18,未記載年分)

 

創作者介紹

Consado 練筆不能停

consa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