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coa.jpg 

 

<彼時>
 
教我怎不去握住掌中流逝的細沙
便叫我把知覺等同於錯覺
輕撫的那份小小的癢
 
 難耐 無奈
 
長路奔波 掌紋斑駁
風乾的地表 以眼中的雨露滋潤
卻是越澆越渴
掌心裡的漩渦仿若燃燒的黑洞
直到兩瓣心室
 
 合十 何時
 
翻攪的風
前進卻又折返 折返到一半
又頓時悄然
 
看似在等待著什麼
其實早已經睡死了
 
 
by 雒誰 NO SE 2011/11/07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sado 的頭像
consado

Consado 練筆不能停

consa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